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

撤回不義裁決,堅持多元開放討論

就最近《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我們一群前中大學生會的幹事及學生報編委,對中大校方的處理手法,感到遺憾及憤怒。我們認為,有關裁決粗暴干預了中大人珍而重之的學生自治,使學術自由蒙上陰影。中大校方須盡快糾正錯誤,撤回裁決,以消除中大員生、校友及公眾的疑慮。

《中大學生報》自去年起開設「情色版」,用認真的態度,以不同角度和形式去探索各種有關性的題材,希望打破社會討論性的禁忌,此舉絕對值得支持和肯定。及至學生報零七年三月號刊登了一份就性的問卷調查結果,引起了社會的關注,而本地數份報章更不約而同地誇張報道,以偏概全,利用社會對性禁忌的心理和論述來渲染「情色版」內的開放及多元的討論,使讀者產生錯覺,以為學生報肆意宣淫,變相強化了社會對性的忌諱。

令人痛心的是,中大管理層無視事件的前因後果,不但沒有做好保障開放討論、守衛言論空間的本分,條分縷析整個性禁忌背後的問題;反倒對《中大學生報》作出輕率裁決,指學生報「情色版」「內容不雅」、「超出社會道德底線」,以學生報「行為有損校譽或本校利益」為由,禁制學生報在校園內發佈,並以紀律程序及懲處來威脅《中大學生報》編委會。這判決嚴重妨礙學生報編輯自主,侵犯學生民主自治及言論自由。校方在學生日夜面對輿論攻擊,最需要支持的時候,不單不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最高學府應有的道德勇氣、批判能力和帶領社會前進的氣魄,統統付之闕如。

事實上,校方發出出版禁令而未有任何合符法律的清晰標準,已侵犯了《基本法》及《人權法》所保障的言論及出版自由,亦粗暴干預學生自治。就此,我們強烈要求中大撤回不合理、不公義的裁決,支持學生報的開放及多元討論的精神,保障作為學生及公民的基本權利。

我們的立場如下:

強烈譴責中大打壓學生組織、壓制言論及出版自由;
要求中大收回對學生報的「不雅」裁決,及禁止學生報於校內發佈的決定;
要求中大保證學生報編輯委員會不會受到任何懲處;
要求中大在涉事學生有需要時提供法律支援;

呼籲全港市民,聲援《中大學生報》,繼續堅持多元及開放的討論。
聯絡人:丘梓蕙 (第32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電話:9428 7640
電郵:vivienyau930@yahoo.com.hk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

聯署人:
丘梓蕙 (第32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梁柏能 (第29屆中大學生會會長)丘梓勤 (第29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朱傑靈 (第28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第29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蔡雪華 (第29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王慧雲 (第29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黃世澤 (第29屆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
許少英 (第31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周峻任 (第32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馮家強 (第30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胡浩堂 (第34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梁淑美 (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蔡欣欣 (第29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莊耀洸 (第19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宋昕穎 (第30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蕭德健 (第30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李峻嶸 (第31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李維怡 (第2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陳榮芹 (第29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曾瑋衡 (第33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陳軒軒 (第33屆中大學生會宣傳幹事)
勞康言 (第33屆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第34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杜偉傑 (第33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李耀基 (第36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謝子英 (第36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黃曉莊 (第30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李浩德 (第30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朱江瑋 (第28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王紫芽 (第34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董兆銘 (第33屆中大學生報秘書)
羅沛欣 (第33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李念恩 (第34屆中大學生會會長)馮繼遠 (第30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劉嘉麟 (第36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施城威 (第36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翁振輝 (第16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守時 (第36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陳聖方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黃俊邦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王邦華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謝馥盈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杜振豪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陳冰 (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周漢杰 (第36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梁靜友 (第33届中大學生報執行編輯)鄭斌彬 (第35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徐嘉穎 (第34屆中大學生會幹事)
楊德立 (第32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麥志烈 (第35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第36屆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
葉玉清 (第28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蔡耀昌 (第17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李綺華 (第25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魯銘心 (第25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吳玉樹 (第27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楊德立 (第32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曾瑞明 (第31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謝傲霜 (第25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胡可志 (第31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潘蔚然 (第32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蔡琇瑩(第28屆中大學生報編輯會員)
魏麗盈(第35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梁皓朝(第35、36屆中大學生報副總編輯)
黃灝禮(第35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古珮妍(第35屆中大學生報副總編輯)
曾啟豪(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鄧惠傑(第34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覃俊基(第33屆中大學生報總編輯)
盧浩文(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雷永錫(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梁靜友(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董兆銘(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葉宇堃(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黃兆強(第33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譚棨禧(第30屆中大學生報副總編輯)
鄧小嬅(第29屆中大學生報副總編輯)
周思中(第31屆中大學生報編輯)

有意聯署者,請send到
電郵:vivienyau930@yahoo.com.hk

4 則留言:

鄭仲仁 提到...

我瀏覽了你們2月及3月的情色版資料, 發覺問卷那部份並無甚問題, 因為我猜測你們是指向潛意識中的一些情欲反應, 但因為你們在鋪排上力求庸俗化 (如遣詞用語及信箱咸古等內容), 讀者會惴測你的用意乃是基於庸俗, 而且你們內容的基調是自由主義的性愛, 缺乏有關性倫理的平衡觀點, 便很容易給人以淫賤報的觀感.

建議日後作此探討時要能認識到"禮"的存在, 人們會根據出版人的"動機"及內容鋪排來確認這些媒體資訊乃合宜與否? 如果你們在探討對家人的幻想前, 能交待一下你們此份問卷的用意乃探討諸如戀母情結等潛意識現象, 便會令人接受你們的用心, 少些詮釋為庸俗.

另外, 我看過你們一位成員於蘋果撰文說明光社的批判就如以前宗教迫害異己的做法---, 我認為大家不要走在人身攻擊或以扣帽子的方式來討論, 應該真誠地回到良心處. 我認為你們不值被如斯歸邊, 但建議你們亦需體諒讀者讀後或會感到嘔吐, 讀者亦未能從你們內容的鋪排中得悉你們的用意, 似乎亦是可以理解的公眾心態.

鄭仲仁

陳致卿 提到...

從你們去年的十二號起查閱至四月號, 其中經傳媒多番渲染的"人獸"等議題確有斷章取義及不實報導之處, 但你們四月號的問題二, 本人實不敢苟同你們的"言論自由", 中文大學及官方確有理據裁定此文章為"不雅"。至於是否斷"章", 請撫心自問, 整遍文章是在研討性問題嗎?還是在借詳細地以描述性交過程為題, 研討性問題為實嗎?研討性問題是否確需要如此具體及詳細地描寫兩性的生理反應, 而忽略了兩性間的心理反應呢?請冷靜地接受意見吧!

思明 提到...

剛看完整篇中大學生報情色版。我想問這與坊間報紙的色情版有什麼分別?學生報的目的不是鼓勵學生在學術上取得進步,努力不懈,不懼刻苦。怎麼會變成鼓吹縱慾?難道這也是學習的一環嗎?
學生在學校的職責是學習知識和學會尊重人,更要認清做合乎身份的事。作為學生報是代表大學和全體師生,我想這些言論斷不能代表全體師生和大學鼓吹的文化吧!
這不是已經不是干擾言論自由的問題了。

Alf 提到...

最近有一名十四歲中學生在網誌上自稱是黑社會成員而被起訴, 此事值得中大學生報情色版的負責人深思.
對十四歲中學生而言,受刑事起訴是影響一生的, 對成年的大學生亦然. 然而,大學生受了高深的教育, 應該更知道法律, 知道界限. 不應把影視署或者中大管理層的判決扣上作惡意打壓, 或者壓制言論自由, 對他們並不公平.
如果自知踩界或過界, 但仍挑戰法律, 與高賣尋刺激的小學生有什麼分別? 如果是無心之失, 便應該對公眾和中大的師生道歉.
如果今日,那十四歲少年說警方打壓言論自由, 你們又有什麼感想?